跟荔枝很像的app软件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在孟世雄的一众亲信将领中,周浩是最大大咧咧的一个,只会打打杀杀,别的事情一概不懂。所以,虽然他修为比黄旗山高,但孟世雄出城之前还是把镇守海洛城的任务

交给了黄旗山,而不是周浩。

见这货衣冠不整,眼角还挂着眼~屎,显然是从床上刚爬起来,黄旗山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,“老周,你能不能把你自己收拾收拾再出来?你这个样子倒是比贼更像贼!”

“老子又不是娘们,收拾什么?”周浩不耐烦的一挥手,说道,“你们到底在干嘛?这几个是什么人?”

夏天宇把刁雄信等人杀人放火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,他还没讲完,周浩的眼睛就瞪了起来,“刁雄信你这个老王八蛋,竟敢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!”

“周将军稍安勿躁……”夏天宇说道,“这件事疑点重重,我们正在审问他们,看看有没有背后主使。”

“对对对!”周浩连连点头道,“审!一定要审!老混蛋居然干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!太可恶了!”

刁雄信冷笑一声,“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来,老子皱一皱眉头就是狗娘养的!”

“老东西!”周浩是个粗人,一下子被刁雄信惹急了,抄起一根鞭子就要给刁雄信用刑。

黄旗山赶紧拉住他,说道:“你冷静点!”

“这种东西就要打!不打他不会招的!”周浩怒道。

清新少女与鱼的悠闲快乐时光

黄旗山压低了声音,对周浩说道:“他是刁家的家主!另一个是岳城主的亲家的人,你别这么激动!免得惹事!”

“我管他是哪家的?”周浩大呼小叫道,“犯到老子手里,老子就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!”黄旗山一阵无语,他也担心孟世雄的安,但是现在情况不明,他也不敢对刁雄信和令中石用刑,万一闹了个乌龙,将军府和城主府之间的梁子就结大了,到时候孟世雄

回来也不好对岳从海交代。周浩是个粗人考虑不到这些,但黄旗山被孟世雄委以重任,可不能这么没轻没重。

周浩被黄旗山拉着不放手,也不好用强,只好怒气冲冲的把鞭子一甩,说道:“不打怎么办?老黄,你倒是说个章程呀!”

黄旗山看向冯宝,朝他使了个眼色,想问问他的看法。可冯宝也觉得十分难办,只好回给他一个有些无奈的表情。两人的表情都看在夏天宇眼中,他心里明镜似的,不管是冯宝还是黄旗山,都是海洛州本地人,而且还是将军府的属下,天生比岳从海低了一头,做起事来顾忌很多,指

望他们是不行的。于是,夏天宇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不如我来问吧!”

“宇文兄弟……”冯宝低声道,“刁家不但和城主关系好,而且有南水商会的背景,你小心点。”

夏天宇淡淡一笑,“这个老小子一双儿女都被我杀了,恨我已经恨到极点了,我再让他多恨一些又如何?”

他随即走到刁雄信面前,笑道:“刁家主是吧?你再不老老实实的说出来,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?”

“宇文夏!”刁雄信咬牙道,“我早晚扒了你的皮!”“你这个想法很有难度!”夏天宇又看了看另外两个一直没说话的俘虏,慢悠悠的说道,“我不管你们是刁家的人还是飞鹤山庄的人,我就再问你们一遍,你们为什么要杀人

放火,是谁指使的?是不是岳从海的主意?”

“放屁!”刁雄信吼道,“我们是去抓江洋大盗的!我看想杀人的就是你和将军府的人!”

冯宝大怒,“草!你还敢反咬一口!”

“希望你一会儿嘴还这么硬……”见那两个俘虏沉默不语,也是一副不合作的态度,夏天宇本来已经拿了根鞭子,想了想,又把鞭子放下了,对黄旗山耳语了几句。黄旗山面色古怪的出去了,不大一会儿

,带回了一个布袋子,里面像是有活物在动,还有轻微的“吱吱”声。

周浩盯着那个袋子,诧异道:“老黄,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黄旗山忍着笑,“你一会儿就知道了……宇文兄弟,东西来了。”

夏天宇点点头,指了一个俘虏,叫了两个兵丁把他的裤子的膝盖处扎紧,然后揪着他的裤腰带,把布袋子里的“东西”一股脑都倒了进去,然后把他的裤腰带又扎紧。

“这是……”周浩瞪着眼睛,“老鼠?这么多!”“啊……”不用周浩说,那个俘虏也察觉到了,布袋子竟然装的都是老鼠!十多只老鼠一下子把他的裤裆撑的鼓鼓囊囊的,那清晰的毛茸茸的质感,让他的身都绷紧了,忍

不住大声叫了起来。

十多只老鼠挤在一处也很不舒服,挣扎乱动个不停,想破开这个闷热的地方。感觉要命之处被那些毛茸茸的小东西蹭来蹭去,那俘虏差一点崩溃,尿都快出来了。

夏天宇忍着笑,说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趁着老鼠还没来得及干点什么,要说就赶紧说吧,晚了可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“我说!我说!快把老鼠拿出去……”俘虏大叫道。

“闭嘴!你敢乱说话,老子回去就把你家杀了!”刁雄信怒道。

“我说……快……快拿出去……”那个俘虏正好是刁家的人,本来也想在鞭子下硬气一把的,可是面对这种奇葩的手段,他也顾不上别的了,连哭带喊的说道:“是大小姐!是大小姐!她要我们假冒江洋大

盗,杀了小公子的!”

“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夏天宇问道。

“为了当继承人!她要当城主!”

“岳城主知道这件事吗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“他不知道?”

“不是!我……我不知道岳城主知不知道……”那俘虏瞪着眼睛大叫道,“我只是听命行事的!我知道的都说了!求求你们……快把老鼠拿出去……”这个俘虏只是一个小喽罗,夏天宇估计他知道的确实也就这些了,便点点头,示意两个兵丁将老鼠弄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