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之处女高中生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!

说完朝易天天眨了眨眼,转身朝外走去,他还担心着邵瑞的病情。

易天天心中狂喜,终于明白了王振让她熟悉操作流程的原因,早将之前王振故意瞒着自己消遣自己的事抛到云外了。

她知道,王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会让两所医院顶级医生,永远记住她。

这对她以后的从医生涯,无疑是插上了一双翅膀。

王振一走,众人连忙离开座位,朝易天天冲去。

市立医院的医生理所当然的觉得易天天知道内幕,而洪雅医院的医生,则想看看能不能从她这里套出事情发生这么大转折的原因。

“洪科长,早知道这样吗?”苏甜看着与之前判若两人的同事以及头也不回就离开的王振,好奇的问。

其他几人的视线也同时落在了洪景怡身上。

出乎众人意料的,洪景怡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那为什么一点不担心?”

“因为是他啊。”洪景怡笑着说道,心中又默默念道:“因为他从来不会让人失望。”

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

“哦——”即便是她身边的这些人,也很少见她露出这样的笑容,不由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。

洪景怡有些迷糊,诧异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没什么!”众人哈哈一笑,指着讲台上手忙脚乱的易天天说道,“看来这丫头今天要疯了!”

……

甲等病房vip区域的工作容不得半点的马虎,但是当适应了之后,就会觉得轻松,此时江和医院的vip区域里,马丽娜正百无聊赖的翻着查房的名册,四下看了看,见没有领导来往,悄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。

网上有一则帖子,说正准备的在府南市开演唱会的邵瑞失踪了,演唱会也临时取消,网友编纂了各种理由,像什么死亡啊、离家出走啊、幽会男人一类的,马丽娜嗤之以鼻,她倒是见到了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,但这个大明星现在就是个活死人,天天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,连吃饭都需要别人喂。

“再厉害的角色,到了这里还不是变回普通人?任再有钱,得了治不好的病照样难受!”她在一则骂战厉害的帖子下回了一句:邵瑞嗓子毁了,生不如死,有图有真相!

刚刚过了一分钟的时间,帖子下面就有了几十条恢复,马丽娜看了一眼,大多都是骂她的,不由怒道:等着。

“丽娜,干什么呢?”

马丽娜吓了一跳,连忙将手机放在身后,抬头看是程子亮,更是惊恐。

医院是不准泄漏病人的信息的,特别是vip病房的病人,程子亮是邵瑞的主治医生,如果让她看到自己在网上随便发送信息,肯定会开除自己。

程子亮却没当回事,笑着说道:“怎么,我在心里就这么不通情理?”

马丽娜连连摇头:“不是,不是程主任。”

“夜深了,没事情干玩玩也可以,别耽误工作就成。”程子亮笑着说道。

马丽娜不知道一向喜欢黑脸的程子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善,依旧拘谨的道:“谢谢主任,谢谢主任。”

程子亮点点头,转身准备离开,当刚抬起的脚步又落了下来,仿佛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哦,对了,1707病房的病人转移了,转到了1742房间,记录一下,晚上就别去1707病房查房了。”

“哦哦,好的。”1707病房的病人就是邵瑞,马丽娜不明白病情没有好转的她为什么要转移病房,但也没有多问。

今天的程子亮却显得十分热心,笑着解释道:“之前有粉丝闯了进来,我怕之后还会有人过来,所以换了个病房,不过1742尽量也别去了,邵瑞这两天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马丽娜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,笑着点头道:“好的主任,我明白了。”

看来这下没办法回应网上的那些质疑了。她有些无奈的想。

程子亮满意的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马丽娜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暗暗松了口气,幸好今天的程子亮比较好说话,要不然被他逮到玩手机,少不了一顿批。

她拿起鼠标,将电脑上的住院记录改了,又拿起值日表,在1707上面画了个叉,在1742上面画了个勾,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唐总!”她欣喜的叫道。

从电梯里下来的男子皱了皱眉头,冷淡的看了马丽娜一眼,点点头,朝右侧走去。

马丽娜脸上的笑意淡了些,但还是顶着笑意目送男子离开了。

唐明翰,唐家的大少爷,也是府南市百强企业的负责人,典型的年少多金,英俊潇洒,马丽娜在医院里见过他几次,每次见面都会打个招呼,以前的唐明翰总会笑的很和煦,有时候甚至会停下来跟她们聊两句。

看来唐总今天的心情不佳,也是,听说他弟弟被人打了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。不过马丽娜又有些奇怪,他弟弟的病房并不在那个方向啊,唐明翰怎么往那里去了?

要不要去告诉他?这可是接近唐明翰的机会!但看唐明翰的样子,万一热脸贴了冷屁股怎么办?

马丽娜一时犹豫了起来。

“邢乐!个王八蛋,把我放出去!”李金丽不断捶打着玻璃门,看着渐行渐远的邢乐怒吼道,“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”

她脸上流下两行滚烫的泪水,见邢乐头也不回的远去,绝望的跌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。

就在刚才,邢乐将她带到这里,承诺给她100万,让她带一个人到邵瑞的房间里。

李金丽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将邢乐破口大骂了一顿,打电话想将保镖招回来,没想到邢乐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,并且将她关在了这里。

想到当初邵瑞因为念旧不肯离开,再想想如今邢乐见邵瑞没用之后的做法,李金丽心中一片惨淡,鼻子一酸,泪水如同雨下。

“吱呀——”

病房的门缓缓被推开,邵瑞甚至连眼睛也没睁开一下,即便是深夜,她也无法睡眠,治疗的无望让她心如死灰。

然而进来的人并不是李金丽,也不是邢乐,邵瑞睁开眼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,微微皱起眉头。